当前位置:首页 > 分享 > 正文

从花房姑娘到百亿首负(快看 - 何巧女7.92亿转让股权)

浙江女首富又双叒栽了!

近日,“园林第一股”东方园林发布公告称,大股东何巧女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被动减持1.77%公司股份。

这是继去年年底,何女士的股份被部分拍卖后,又一次遭遇“不幸”。

实际上,她所质押的股权早已被法院冻结九成之多,一旦质权人强制平仓,这位曾经风光无限的首富就真的要变成“首负”了。

贵为A股第一家上市园林公司创始人的何巧女,在诡谲商海艰辛打拼、几沉几浮的30余年里,她凭借敏锐的眼光、精明的头脑和利落的手段,一次次登顶事业巅峰,多次入选福布斯富豪榜,与格力老总董明珠并称“商界双姝”。

就是这样一位运筹帷幄、百折不挠的“商界木兰”,却一朝覆灭,落得个惨不忍睹的凄凉结局,真可谓令人唏嘘!

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,才致使她如此一败涂地?

1966年1月,何巧女生于浙江武义下埠口村。

他们家很穷。

何父何母带着五个儿女,同一头老母猪、几只小猪崽挤在30平米的房子里。平日里炒个菜、转个身都得磕着碰着。下雨时屋顶还会漏雨,一家人便只能盖着蓑衣,湿嗒嗒地睡去。

尽管父母勤劳肯干,日子依然过得紧巴巴。一大家子时常挨饿,一年到头只吃得上一次鸡蛋,几个孩子都瘦弱而矮小。

八十年代,改革开放的浪潮袭来。

平日爱倒腾花草的何父,用自家的几亩薄田种植树苗、培育盆栽。没成想竟然走对了道,何家随着苗木市场的兴起而脱贫致富。

父亲的逆袭,让何巧女愈发对蕴藏着大能量的小植物兴味盎然。18岁那年,她顺利考入北京林业大学园林设计专业。

学习之余,何巧女会去卖花赚外快,这期间,交际能力也得到了锻炼,为日后建立园林帝国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
毕业后,她被分配到杭州市园林局。

揣着铁饭碗的何巧女不甘平庸,只干了一年便辞职去修习英语,打算出国深造。考过托福之后,因种种原因没能如愿。

两头落空的她,只好回家给父亲打下手。

1990年,第十一届亚运会举办之际,何巧女随父亲到北京参加盆景展销活动。

见许多外国人对微缩于方寸间的山石松涛饶有兴致,她便用一口流利的英语介绍自家盆景,老外们一边啧啧称奇一边大掏腰包。

何巧女再次被这不起眼的绿植所震撼。

她还从一些看展的上班族口中得知,大家希望在绿树红花的环绕中工作,办公场所里却鲜少有植物的身影。

何巧女脑子飞转,如若将绿植鲜花卖给这些单位,或者租给他们,可不可行呢?

她敢想敢做,立马着手筹备,迅速迈开创业的步伐。

何巧女租下母校林业大学的一间温室,从老家运来盆景在此养护,而后卖给星级酒店和高档写字楼,空余时,还经常上门打理和维护。

客户们对这位既专业又周到的女老板赞不绝口。口耳相传间,订单纷至沓来,京广中心、新世纪饭店、国贸中心等大单均被她收入囊中。

除此之外,何巧女还搞起了花卉批发。没多久,名声起来了,人脉也积累了不少。

事业顺风顺水,也没什么行业竞争,于是她决定趁热打铁。

1992年,东方园林艺术公司成立了。

一时间,业务激增,团队扩大,何巧女感到独木难支,便高薪聘请了一名经理,专门负责进货。谁知,这人一口气买了50多万的次等花苗,随即攥着余下的大笔资金,消失了。

许多合同因此被迫终止,大客户也流失了好几个。

焦头烂额之际,何巧女听信“开矿来钱快”的传言,将仅有的100多万全部投入,没想到又赔了个精光。

合伙人和员工弃她而去,各路债主则穷追猛打。她只能赔尽笑脸,说尽好话,听着一波又一波辱骂,写下一张又一张欠条,一天天地苦熬着。

两年后的一天,何巧女到一家房地产公司送花。

有位老总听说园林设计是她的专业,便请她为公司的别墅项目画个草图。何巧女回家画好图送过去,立时就被采用。

第一个房产园林订单,就这样接下了。

不久,御园别墅也找上门来。再接下去,便是御园二期、三期。

那时,东方园林已在垂死边缘挣扎许久,团队也早就跑得没人了。何巧女深知机遇难求,必须紧紧抓住。

于是,她亲自带着工人在施工现场一草一木、一花一石地调配,势必做到处处都是无与伦比的景致。

为了走好转型的每一步,何巧女逼着自己严格执行“716”标准,即每周工作7天,每天上班16小时。愣是凭着这股韧劲儿,把楼盘的绿化做成了最大卖点,业主喜欢,同行震惊,媒体争相报道。

何巧女一鸣惊人,将濒临破产的东方园林救了回来。

1996年,何巧女承建东方广场的景观工程,成功完成了从盆景租卖到房产绿化的转型。

声名鹊起的东方园林,趁着房地产大热的势头,包揽了北京近半数外销楼盘,一度创下千万营收。事业的顺利回春,很快催生了何巧女愈发宏大的商业抱负和野心。

2000年8月,何巧女准备为上市全力冲刺。

短短一年多,她一鼓作气地成立了13家分公司,商业版图覆盖深圳、上海、重庆、大连等繁华都市。员工也扩充到七八百,有不少是她不惜重金从外引入的高尖技术人才。

这般大刀阔斧的气势几乎无人匹敌,一时间,东方园林风头无两。

然而2001年下半年,股市风云突变。与此同时,东方园林也逐渐显露出盲目扩张的弊端。管理跟不上,资金不足,工程质量下降,各种纠纷和官司频现。

上市的美梦破碎,铺得过大的盘子也难以收拾。

何巧女再一次深陷绝境,说不慌是不可能的。但身为东方园林的掌舵人,她没有时间惊慌失措。

2004年,何巧女撤掉所有分公司,一面成立清算组讨要货款,一面节约资源,建设重大项目。到最后,不得不大幅裁员以断腕求生。

在泥淖中不容自己喘息半分的女商人,经过一番周全的思量,决定从弊病颇多的房产园林抽离出来,投入市政园林。

恰在此时,何巧女接到了奥运会配套项目和苏州工业园区项目两个重大工程,并借此完美翻身。首都机场T3航站楼景观带、鸟巢周边景观带,以及苏州金鸡湖大酒店国宾馆等广为人夸赞的园林景观,皆出自她及其团队之手。

二次转型后没多久,何巧女又雄心勃勃地准备上市了。

何巧女从上回惨痛的失败中汲取了教训,一不盲目扩张,二注重资金。

她仍然着眼于全国市场,但只成立了总部之外的两个区公司。她的队伍中,既有并肩多年的元老分管各区,也有精于绿植苗圃的技术专家,重要的是,有专管资本的金融高手。

多方平衡的良性发展之下,何巧女始终坚持走正道。虽然做的是市政项目,但她并未像其他同行一样搞政商关系,她追求的是品牌。

只有品牌立起来了,才会带来更大的市场。

所以,她从不费心费力地捞偏门。

正因格局远大,何巧女才能在低谷徘徊3年后迅速重振旗鼓,又兢兢业业了4年,终于在2009年11月27日这一天,带着她的东方园林在深交所成功上市,堪称“中国园林第一股”。

其后一年,何巧女再度调整管理战略,撤掉区公司,在北京总部分立事业部,继续广招人才,予以高薪且大幅放权。

这一策略让公司飞速发展,营收不断攀升,股价也持续高涨。

这一年,何巧女入选福布斯中国富豪榜,以135亿身家名列第54位,成为当之无愧的“园林女王”。

可惜这番蓬勃之景还没持续太久,便颓势尽显。

进入2013年后,市政项目审计严苛,园林建设推进受阻。于是事业部将大把精力、财力投入到电商和并购等副业上,园林主业因高层心猿意马、管理不力而品质大减,营收也随之下滑。

双重重压之下,东方园林开始走下坡路。

在这个当口,头脑活泛的何巧女转而盯上了大行其道的PPP模式。

何为PPP?

简而言之,就是政府下订单,民企接单干活。

何巧女敏锐地窥见其中的巨大商机,当下决定趁势转型。

从2015年到2018年,东方园林的PPP项目拿到手软,主营业务也从市政园林跨界至水环境综合治理等环保领域。四年间,东方园林合计中标113个,中标金额高达1693亿。

而何巧女本人的身价也一度超过300亿,不仅获得“PPP女王”的称号,还坐上了浙江女首富的位子。

就在2015年,志得意满的何巧女宣布捐出价值29.27亿的东方园林股份,并将全部用于国内的环保事业。为此,她登上了当年“中国捐赠百杰榜”榜首,被誉为“中国女首善”。

只不过命运吊诡,短短三年后,这一美名变成了她此生都洗不掉的“污名”。

2018年年初,东方园林发行10亿债券,最终只有5000万被认购。这次“史上最凉发债”直接导致公司股价暴跌,惨遭停牌。紧接着,债主讨债、银行逼债,股民也下场咒骂。

对实惨的何巧女,网络上却掀起一波波讨伐声浪,骂她活该作死。

原来2017年年底时,何巧女在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会议上,慷慨宣布将捐出15亿美元,折合人民币94.9亿元善款,用以保护濒危野生动物。

当时外网一片赞美,但国内悄无声息。如今她遭了劫,数不清的网友便拿着这一“把柄”,对她狠狠讪骂:

“叫你崇洋媚外,活该债券没人买!”“国家搞脱贫,你不帮人帮畜生?”“这面相不像好人,难怪不捐国内!”

接着,“何巧女三年前承诺捐给国内的29亿没兑现”一事被爆出。

众人哗然。

后续更有爆料称,不只29亿,这些年她承诺过的各项捐款共180亿,可实际只捐了4亿不到。就连外网夸得天花乱坠的95亿,深究下去竟也查无此事。

一夜之间,何巧女背上了“诈捐”的罪名。

身家百亿的女首富为何诺而不捐,这不是自掘坟墓么?

其实早在2015年投入PPP不久,何巧女就已身负巨债。之所以到处许诺,或许是她觉得自己能再度难关。

疯狂拿单的那几年,何巧女被巨大利益迷惑了双眼,对风险视而不见,从而弱化了风控。

PPP账面收益确实诱人,但实际上很难赚到钱。

因为项目前期需要企业垫资八九成,而后建设两年,完工后可特许经营13年,最后无偿移交。在此过程中,垫进去的资金很可能无法全部回收。就拿2017年来说,16个项目只有42.25亿收入,最终回收却不足60%。

没钱继续搞项目怎么办呢,只有靠融资。可融资再多,也扛不住巨额垫资和缓慢回款。

正因如此,转战新模式一年不到,何巧女就因现金流不足和资金难融而负债超200亿。

另外,2016年,融资项目被严控;2017年,地方政府PPP项目支出被限,央企亦被限制参与PPP建设。闻风而动的金融企业,也纷纷火速抽身。

眼见对手一个个退出,何巧女沉浸在一家独大的狂喜中无法自拔,丝毫不在意身后越堆越高的债台。

“这是政府给咱们让机会呢!”

直至何巧女负债狂奔到2018年,东方园林的资金链陡然断裂,她才猛然醒悟,开始慌乱找钱,民间借贷、股份质押等各种方式都用了一遍,于是发生了那一幕“最凉发债”。她甚至找央行行长批了贷款,但仍没能救回东方园林。

2019年8月,何巧女无奈转让股权。

同年12月,北京朝阳区国资接管东方园林。

一代“园林女皇”何巧女,就此黯然谢幕。

曾有财经人士以霸王项羽来比喻何巧女。

虽然她结局惨淡,但她敢打敢拼的壮志,放权下属的豪情,屡败屡战的坚韧,都值得我们敬佩。

而最令人感慨的是,即便巨债难偿,她也没有选择套现出逃,移民苟且。

她身上的确有霸王“不肯过江东”的傲气。从商几十年,她并非唯利是图、周身铜臭。

很少有人知道,她素来节俭,不住豪宅,也不买名包。

但回馈社会,她从不吝啬。

2012年,何巧女成立巧女基金会,关注环保和贫困,先后为教育、环境保护、家乡建设慷慨捐资数以亿计。她曾与比尔·盖茨、牛根生等人一同建立深圳国际公益学院,为推进世界和中国公益事业的发展出资出力。后来,她还成立了一个木兰学院,聚焦女性成长与创业。

因此,很多人为她鸣过不平,也许慈悲善良是真的,但没钱兑现承诺也是真的。

如今,每有何巧女的消息传出,要么是又被列为执行人,要么是房产被拍卖,要么是股份又被减持。

一茬一茬,惨不忍闻。

从苗木寒门到园林巨贾,从满头乌发到鬓角斑白,她因有胆有谋而顺势崛起,又因自视过高而日暮途穷。

一位她曾经的员工感叹,“如果何总步子放慢一点,东方园林将会是一家伟大的企业。”

可惜,时过境迁,多言无用。

凡天下事,量力而行可成,审时度势能久,古今皆然。

参考资料:

网易新闻《千万房产被拍卖!昔日浙江女首富,“巧女”难为无米之炊?》

微信丨E20水网固废网《不肯过江东——何巧女之东方园林往事》

微信丨贝壳财经《昔日浙江女首富,现今房产被拍卖,何巧女这些年经历了什么》

微信丨大猫财经《又一个股王崩了!几百亿女首富快清零了……》

-END-

作者:白绡

编辑:毛毛雨


往期精彩文章推荐:

赌王女护工:13年前拿走赌王1亿分手费,转身嫁初恋,如今怎样?

山西大妈靠拾破烂,养大独臂弃婴,25年后女孩是如何回报她的?